《永远的门》阅读答案

2014-01-16 23:56:43   4057

永远的门
    江南古镇。普通的有一口古井的小杂院。院里住了八九户普通人家。一式古老的平屋,格局多年未变,尽管人们房内的现代化摆设是愈来愈多了。
    这八九户人家中,有两户是一人独居——单身汉郑若奎和老姑娘潘雪娥。郑若奎就住在潘雪娥隔壁。
    “你早。”他向她致意。
    “出去啊?”她回话,随即擦身而过。
    多少次了,只要有人幸运地看到他和她在院子里相遇,听到的总是这么几句。这种简单的缺乏温情的重复,真使邻居们泄气。
    潘雪娥大概过了四十吧。苗条得有点单薄,瓜子脸,肤色白皙,五官端庄。衣服虽时髦又很素雅。她在西街那家花店工作。邻居们很不理解,这位端丽的女人为什么要独居,只知道她有权利得到爱情却确确实实没有结过婚。
    郑若奎在五年前步潘雪娥之尘,迁居于此。他是一家电影院的美工,据说是一个缺乏天才的工作负责而又拘谨的画师。四十五六的人,倒像个老头儿了。头发黄焦焦、乱蓬蓬的,背有点驼。瘦削的脸庞,瘦削的身躯,只有那双眼睛大大的,烁着年轻的光,烁着他的渴望。
    回家的时候,他常常带回来一束鲜花,玫瑰、蔷薇、海棠、腊梅,应有尽有,四季不断。
    他总是把鲜花插在一只蓝得透明的高脚花瓶里。
    他没有串门的习惯,经常久久地呆在屋内。有时他也到井边,洗衣服,洗碗,洗那只透明的蓝色高脚花瓶。洗罢花瓶,他总是斟上明净的井水,噘着嘴,极小心地捧回屋子里。
  一道厚厚的墙把他和潘雪娥的卧室隔开了。
    一只陈旧的一人高的花竹书架贴紧墙壁置在床旁。这只书架的右上端,便是那只花瓶永久性的所在。
    除此之外,室内或是悬挂,或是旁靠着一些中国的、外国的,别人的和他自己的画作。
    从家具的布局和蒙受灰尘的程度可以看得出,这屋里缺少女人,缺少只有女人才能制造得出的那种温馨的气息。可是,那只花瓶总是被主人擦拭得一尘不染,瓶里的水总是清清洌洌,瓶上的花总是鲜艳的、盛开着的。
    同院的邻居们,曾经那么热切地盼望着,他捧回来的鲜花,能够有一天在他的隔壁――潘雪娥的房里出现。当然,这个奇迹就从来没有出现过。
    于是,人们自然对郑若奎产生深深的遗憾和绵绵的同情。
    秋季的一个微雨的清晨。
    郑若奎撑着伞依旧向她致意:“你早。”
    潘雪娥撑着伞依旧回答他:“出去啊?”
    傍晚,雨止了,她下班回来了。却不见他回家来。
    即刻有消息传来:郑若奎在单位的工作室作画时,心脏跳搏异常,猝然倒地,刚送进医院,就永远地睡去了。
    这普通的院子里就有了哭泣。
    那位潘雪娥没有哭,眼睛委实是红红的。
    花圈。一只又一只。
    那只大大的缀满各式鲜花的没有挽联的花圈,是她献给他的。
    这个普通的院子里,一下子少了一个普通的生活里没有爱情的单身汉,真是莫大的缺憾。
    没几天,潘雪娥搬走了,走得匆忙又唐突。
    人们在整理画师遗物的时候,不得不表示惊讶了。打开锁着的房门,他的屋子里尽管到处灰蒙蒙的,但那只花瓶却像不久前被人擦拭得空心似的,明晃晃,蓝晶晶,并且,那瓶里的一束白菊花,没有枯萎。
    当搬开那只老式花竹书架的时候,在场者的眼睛都瞪圆了。
    门!墙上分明有一扇紫红色的精巧的门,门拉手是黄铜的。
    人们的心悬了起来又沉了下去。原来如此!
    邻居们闹闹嚷嚷起来。几天前对这位单身汉的哀情和敬意,顿时化为乌有,变成了一种不能言状的甚至不能言明的愤懑。
    不过,当有人伸手想去拉开这扇门的时候,“哇”地喊出声来——黄铜拉手是平面的,门和门框平滑如壁。
    一扇画在墙上的门!
(1)下面对这篇小说的赏析,不恰当的两项是(    ) (    )
    A.作品的标题《永远的门》,其中“门”既指画在墙上的那扇门,也可理解为人们的心灵之门;“永远”,既表现了作品的悲剧性——两位主人公最终被隔绝开来,也可理解为作者的深意所在——改造国民思想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
    B.作品的现实意义在于:我们这个古老的民族,在日渐走向现代化的今天,国民的封建意识依然存在,“尊重每一个个体”还没有最终实现,而一些“无恶意的侵犯”还在相当多的领域里产生着作用——不仅仅是爱情。
    C.作品中的两位主人公,一位是普通的花店店员,一位是“缺乏才华”的影院美工。作者之所以做这样的设计,意在表明地位卑微者也有爱的权利。通过与院内人们的对比,表现了作者关注小人物命运的创作观。
    D.一只透明的蓝色花瓶,在作品中反复出现多次,与沉闷、凝滞的冷漠情调形成很大反差,它既象征着主人公纯洁、高尚的情感,也包孕了两个孤寂的人企望相通的微妙心意。
    E.作者最后写人们为画师整理遗物时,发现那花瓶被人擦拭过,瓶中的菊花依然盛开。我们从作品中不难得出结论:这一切无疑是潘姓女子迟到的表白。作品结局这种潜在的圆满,寄寓了作者对笔下人物的祝福。
(2)结合全文,简要分析小说开篇的环境描写有何作用。
(3)小说中,作者在郑若奎去世后写道:“这个普通的院子里,一下子少了一个普通的生活里没有爱情的单身汉,真是莫大的缺憾。”句中“莫大的缺憾”是针对什么而言的?
(4)纵观全文,推动小说情节发展的线索是什么?请结合作品内容对这条贯穿全文的线索作简要说明。

答案:
(1)C、E。(C项没有“对比”,院中的人也祝愿他们能走到一起。E项“祝福”应为遗憾、同情。)
(2)答:开篇的环境描写中,“古镇”、“古井”、“古老的平屋”、“格局多年未变”,暗示着这里的生活、人们的思想感情、思维方式极易成为一种陈旧的定势,成为一种难以改变的积习;“普通的小杂院”“普通人家”则暗示这样的聚居地,这样的人群具有普遍性。小说主人公的生活方式、性格行为恰被这一特定生存环境促成。这里的环境描写为推进情节、塑造人物、表现主题作了有力的烘托。(作答要点:环境是怎样的;环境描写的作用)
(3)答:对潘雪娥而言,郑若奎的去世使她失却了情感上的依托;对小院中的人们而言,郑若奎的去世,使他们对“郑、潘二人产生爱情”的盼望一下子落空了。(作答要点:指出针对的两个对象(潘雪娥、人们)及各自“缺憾”的具体所指)
(4)答:纵观全文,推动这篇小说情节发展的线索是小院人们对郑、潘二人孤男寡女关系的猜疑、设想、窥探、评论和以及随之起伏的感情态度的变化。
     开始,小院人们很不理解二人的独居,“关切”两人的交往,热切盼望小院里能出现“爱的奇迹”;接着,人们对二人的缺乏温情的简单接触感到泄气,产生遗憾与同情;后来,人们为郑若奎的突然去世而难过,对二人的“守节不移”产生敬意,也为小院里少了一个奇怪的单身汉的话题而感到莫大缺憾;最后,人们看到墙壁上的门,为郑潘二人暗中“私通”而深感“不能言状”的愤懑,和“不能言明”的心理失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