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乙己》中的“丁举人”

2013-07-12 23:08:02   1921

丁举人是鲁迅先生的小说《孔乙己》中唯一没有露面的人物。尽管小说只是借助掌柜和酒客的对话对其作了侧面的交代,但是给人的印象却极为深刻:他凶残而狠毒。“这一个”丁举人在小说中起的作用颇不寻常,具体说来约有以下几点。

 一、加大了鞭挞封建教育、科举制度的力度

 在封建教育、科举制度的统治下,少数的读书人顺着学而优则仕的阶梯,爬上了统治阶级的宝座,一下子就成为了统治阶级的爪牙和帮凶。而绝大多数的读书人则无法通过封建科举这座独木桥,滑落到了社会的最底层。封建教育、科举制度就是这样造就了绝然不同命运的两类人。而丁举人、孔乙己就是这两类人中的典型代表。爬上去了的丁举人,任意毒打没有爬上去的孔乙己,使孔乙己致残而致死,这一鲜明的对比,就使得封建教育、科举制度的反动本质得到了充分的展示。如果没有丁举人这一人物,便无法与孔乙己形成对照,因而小说对封建教育、科举制度的反动本质的鞭挞及其罪恶的揭露的力度就会大大地减弱。

 二、挖掘了孔乙己的悲剧根源

 孔乙己的悲剧自然是封建教育、科举制度造成的。尽管“孔乙已是这样的使人快活”而成为被人取笑的材料,“可是没有他,别人也便这么过”,足以说明孔乙已是一个活在世上的可有可无的社会多余人。尽管“愈过愈穷,弄得将要讨饭了”,但孔乙己还仍然能够乞丐似地苟活着。可后来却遭到丁举人的毒打而悲惨地死去了。丁举人的残暴是造成孔乙己致死的直接原因,丁举人就是孔乙己致死的罪魁祸首。丁举人的这一所作所为,既不受法律的限制,又不对造成的后果承担什么。这完全是一种特权的体现,这种特权实质就是阶级的压迫。所以孔乙己的悲剧,其实就是阶级的压迫造成的。

 那么要消除孔乙己似的悲剧,就必须铲除丁举人似的封建特权者、吃人者,推翻丁举人们的封建统治和压迫,实行社会的彻底革命,才能实现“我们所未经生活过的”新生活。因此丁举人的意义就在于从阶级分析的深层之处挖掘出造成孔乙己悲剧的阶级根源。

 三、反映了封建社会的病态程度

 丁举人制造了一起“毒打孔乙己致残”的社会新闻。人们对于这起新闻的反映是怎样的呢?其态度又是如何呢?如果说在这之前,人们取笑、挖苦孔乙己,那是由于孔乙己身上有许多的“酸”气:以读书人自居,自视清高、迂腐可笑,好喝懒做等等。那么这次遭受丁举人的毒打而惨不忍睹,理应得到人们的同情和怜悯,可是不幸得很,孔乙己没有得到人们丝毫的同情。人们全然不顾孔乙己的自尊和双重的伤痛,仍旧继续以取笑他为开心。弥漫在孔乙己周围的仍然是冷漠无情的空气。孔乙己悲惨的死去了,人们也不知道他是死还是活着,只能用“大约孔乙己的确死了”来作为孔乙己的结局。对于弱者、不幸者,毫无怜悯之情,对于权势者却偏怀敬畏之心理。可见长期的封建统治和封建意识的侵害将人们的良知摧毁殆尽,一个个变得精神麻木,意识落后,犹如木偶一般。丁举人对孔乙己的残暴,将封建社会病态到了何种程度作了一个令人触目惊心的“新闻大特写”:人情的冷漠简直令人窒息,社会的严重病态简直不可救药。面对如此之社会,希望的人们一定会深思:这样的社会是否还有继续存在的必要?

 鲁迅的小说中每一个人物的意义都是多重的,很值得细致地品析一番。丁举人在《孔乙己》中的意义也许不止以上之陋见。